精彩小说

24第23章

凤子君 Ctrl+D 收藏本站

????萧三夫人的话一出口,茗赏与掬惠立即动手一左一右的拉起了红姨娘,不顾她的挣扎拖着她整个便要拉到院子外面去。

????听着红姨娘的哭闹声,萧嬛不悦的眯起了眼眸,脆声吩咐道:“把嘴堵住,满院子的哀叫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夫人又出了什么事呢!”

????许嬷嬷得了令,掏出帕子大步上前就把帕子塞进了红姨娘的口中,并告诫道:“红姨娘还是熄了声的好,免得惊扰了主子们,到时候便是你的过错了。”

????“住……住手,老三媳妇,你这是一点也没有把我放在眼中是吧!”太夫人回了神,眼底掩不住的满是震惊之色。

????萧三夫人扬了扬嘴角:“太夫人怎么这么说,儿媳教导自家房内的姨娘不过是分内之事罢了,况且,她居然敢来您这里吵闹,我若是不当着您的面教训一二,怎么对不起您呢!”说着,萧三夫人起了身,拉着萧嬛自径的走出了正房。

????“小九,仔细的瞧着,咱们回京第一场戏这就开始了。”萧三夫人轻声细语,眼睛却是眨也不眨的看着被架在长凳之上的红姨娘。

????萧嬛轻轻颔首,神色平静的看着随着板子狠狠的落下,红姨娘那张还算是娇媚的面容浮现出的痛苦之色,一下……二下……三下……仅仅十板子,红姨娘已是疼晕过去。

????“夫人,可还要继续?”许嬷嬷走到红姨娘的身边伸出手探了探鼻息,之后轻声询问道。

????萧三夫人神色不变,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冷声道:“三十板子,一个也不许少。”

????太夫人眼瞧着萧三夫人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行为,险些气晕厥了去,忙让身边的丫鬟去把萧大夫人叫来,又命人去请老太爷,她非要好生的给这个目中无人的三儿媳一个教训不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萧大夫人那厢没等太夫人的丫鬟到她便已经是得了信,早在红姨娘跑到太夫人的院子哭诉时她便是得了消息,当下就冷笑着冲身边的丫鬟道:不要命的见过不少,可这般有儿有女却嫌自己命长的我还当真没见过,今儿算是长了见识,等着瞧着,太夫人那里又要添堵了,我这位三弟妹,可惯来不是吃素的主,不出手也就罢了,但凡出手玩的可就不是内院张嘴罚跪的那一套了,不要了人半条命已是她开了大恩。

????话说过没多久,太夫人身边的丫鬟就匆匆忙忙的跑了来,萧大夫人等着小丫鬟说完话,慢条斯理的进去换了衣裳,之后才慢悠悠的带着丫鬟朝东院走去。

????等萧大夫人到了东院的时候红姨娘的板子早已是打完,只剩下半口气吊在那里,腰部以下更是血迹斑斑,让人惨不忍睹,满院的丫鬟看得皆是心惊胆颤,尤其是后进府没见识过萧三夫人手段的丫鬟,看向萧三夫人那张妩媚明艳的姿容不由心生惧意,险些站不稳脚。

????“三弟妹,这是怎么了?好生生的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是哪个不开眼的奴才惹着你了不成?”萧大夫人一脸惊讶的看着萧三夫人,而后又道:“这不是早先在太夫人身边伺候过的红姨娘吗?”说完,萧大夫人很有几分似笑非笑的意味看向站在房门处紧紧抓着丫鬟手的太夫人。

????萧太夫人此时也顾不得大夫人的神色,只快步上前,眼睛却是不敢看向那血淋淋的人,只冲萧大夫人道:“赶紧叫人抬下去,这么糟践人命也下的去手。”

????萧大夫人微不可见的扬了扬嘴角:“太夫人,且不着急,这般火急火燎的把我叫来到是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才成啊!”

????“发生什么事?你这出身高贵的三弟妹在打我的脸,好端端的闯进屋里不说,没说上几句就喊打喊杀的,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太夫人放在眼中。”太夫人气的发抖,想伸手指向萧三夫人,可对上那锐利的,隐隐的透着血光的眸子后,她竟生不出一丝的胆气指着萧三夫人喝骂。

????“太夫人此言差矣,恕萧嬛无状,知您待红姨娘情分不比常人,可这府里的规矩却是坏不得,今儿她既敢跑来这东院大吵大闹,依仗的不过就是过去的主仆情分,这般不知深浅行为无状,莫说只赏她三十大板,便是生生的打死也是她应得的。”萧嬛勾唇浅浅一笑。

????太夫人惊怒交加:“放肆,在长者面前也有你说话的份?萧家是诗礼之家,断断容不得这般随意的处置人命。”

????“太夫人说的不错,萧家是诗礼之家不假,可您莫要忘记了,萧家亦是百年传承的世家,比起薄祚寒门来说自是不与之相同。”萧嬛弯唇而道,目光意味深长的看向太夫人,一字一句道:“您嫁入萧府已有多年,何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您应是理解透彻了吧!”

????何为打脸?这便是□裸的打脸,萧嬛虽是不曾指明薄祚寒门所讲是谁,可这满院子的人又有哪个不清楚,便是萧大夫人都险些笑出声来,心里直觉得解气,这个老太婆也只有三房的人能收拾得了。

????太夫人恨到及至,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怒火在胸中燃烧至她的全身,薄祚寒门,薄祚寒门,还有羞辱比得此时?

????“放肆。”

????放肆?萧嬛低声一笑,狭长的凤眸轻轻一挑:“太夫人认为我说的不对吗?”这话,充满了挑衅之意,她至始至终不曾把这个太夫人放在眼中,她的祖母乃是渭河古家的嫡小姐,亦是正一品的诰命夫人,又岂是她能比得了的。

????轻视的眼神不经意的从太夫人的身上掠过,萧嬛无声的勾起了嘴角,冲萧三夫人道:“母亲,天色已是不早了,命人把红姨娘拖下去吧!免得惊了太夫人的休息。”

????“我儿说的不错。”萧三夫人颔首一笑,便命婆子把红姨娘拖走。

????萧老太爷踏入院子便瞧见那二个粗壮的婆子拖着一个血淋淋的身子朝外走,不由一愣,在一瞧院子里的女眷脸色各异,不由沉声道:“谁能来给我解释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父亲。”

????“祖父。”

????萧老太爷目光一闪,看向一旁面色平静的大儿媳,问道:“说说,这是闹的哪一出。”

????未等萧大夫人回话,自觉有了主心骨的太夫人便厉声道:“老太爷,我虽不是世家出身,可当年也是你三媒六娉娶回府中的,可如今,却让一个小辈就差指着我鼻子辱我出身低微,我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子子孙孙。”

????萧老太爷眼睛一眯,立时喝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说罢,眼珠子一瞪,冲院子内的下人道:“府里是没有事情可做了不成,一个个的杵在这里。”话音一落,萧大夫人也顾不得看戏,忙命下人散去,又命太夫人身边的嬷嬷把她搀进屋内,之后才从容道:“不过是件小事情,怎么累的父亲出来了?”

????萧老太爷轻哼一声,淡淡的瞟了一眼面色不改的萧三夫人,又瞧了瞧站在一旁嘴角含笑的萧嬛,叹声道:“都随我进来,一个个的也是府里的主子,倒是让下人瞧了笑话。”

????太夫人见萧老太爷进来,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竟红了眼睛,她嫁进萧府多年,别人都说她有大福气,以这般家世竟嫁做得萧家主母之位,可她的委屈谁人知晓?至打嫁进萧家她便是没有痛快过,前二个嫡妻所出的嫡子已不是稚童,对她素来谈什么尊重,没过几年几人又娶了高门嫡女,一个赛一个眼高于顶,说是儿媳,竟连规矩都没有立过几日,又哪里谈得上尊重二字。

????萧老太爷看着老妻的做派不由一叹,当年续弦他本是想着娶个小门小户之女,免得日后府里不安生,可却不曾想到,老妻出身太低,几个儿媳妇又出身太高,她着实是压不住人。

????“别哭了,这般岁数了也不怕让晚辈笑话。”

????“我还怕什么笑话,如今不知道多少背地里嘲笑于我,活了这把岁数,竟落得这么个下场,我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太夫人气恼的嚷道。

????“你且闭上嘴吧!”萧老太爷不耐的喝道,他也不是年少公子,她更不是娇俏少女,这般做派岂不是让人笑话。

????太夫人微微一愣,不曾想到萧老太爷竟然会是这么个态度,一时竟真是收了声。

????“老三媳妇,说说吧!究竟是什么事闹得你在东院动了板子。”萧老太爷真真头疼至极,他萧家历来的女眷就没有出过这么一位,行事真是不管不顾,可着自己的心情来,可偏生他又真不能如何的教训她,且不提他公公的身份不适合说教儿媳妇,便是瞧着康敬侯府与宫里的娘娘,他也容了这个儿媳妇三分。

????萧三夫人一福身,缓声而道:“说来倒也是我管教不严,竟让一个姨娘闹腾到了太夫人这里来,偏巧太夫人又是个念旧情的,竟不忍责罚于她,我到底是三房的当家主母,太夫人既不忍心下手,我这个做主母自是给太夫人一个交代,免得让院子里的姨娘们有样学样,仗着伺候过府里的主子就不知了天高地厚。”

????萧老太爷可不会细问为何一个姨娘跑来闹腾太夫人,在他眼中,这些姨娘跟阿猫阿狗没任何的区别,高兴了给几分好脸子,不高兴了自是随着主子打骂。

????“你们刚刚回京,有些人不安分也是有的,倒也怪不了你。”

????“老三媳妇,你说的倒是轻巧,红姨娘为何来我这里?若不是你容不得人,她又岂会来寻我做主。”太夫人冷笑一声,容不得萧三夫人这般轻描淡写的说道。

????萧三夫人长眉一挑,声音微沉:“太夫人此话何意?清娘身子不好,我这个做母亲免了她去闺学几日,难不成还是错的?因为这点子红姨娘就仗着当年伺候您的情分跑来撒野,难不成我这个做主母的还教训不得了?日后说出去,知道的是您心软慈善,不知道的还以为萧家没个规矩。”

????“母亲说的是,太夫人您想必是年岁大了,越发的心慈手软,莫说红姨娘是犯了错,便是无错,当主母的说上二句便要死要活的又是哪门子的规矩,知您顾念着几分往日的情意,可说到底,红姨娘是奴才,主仆之分还是拎得清些的好,像今日,红姨娘口口声声说是清姐姐的母亲,她又是哪门子的母亲?她是奴才,清姐姐是主子,往日里没让她见到清姐姐见礼也是顾念了她是清姐姐的生母,很是抬举了她,却不想,她倒是越发的张狂起来。”萧嬛笑盈盈的插了句嘴,又看向萧老太爷,微微一笑,神色很是天真的问道:“祖父,今日我有一事不明,往日里外祖母教导主仆分明,红姨娘是奴才,可今日太夫人竟说她算是我的长辈,倒让我不知该听哪个的才是了。”

????“胡闹,她算哪门子的长辈。”萧老太爷眼睛一眯,喝声而道,心里却也明白了几分,她这老妻又是被人挑唆了,三房又不是个让份,这才演出得了今日的闹剧。

????“祖父说的是,不过是一个奴才罢了。”萧嬛勾唇一笑,附声应道。

????内宅之事,萧老太爷素来是不插手的,今日若不是太夫人身边的丫鬟来唤,他连面也是不会露的,见事情闹到这般,心下更是厌烦几分,只沉声道:“那什么姨娘既已是打板子,就莫要在追究了,日后好生让她学学规矩,若是在不知好歹,只管发卖了便是。”萧老太爷到底还是给太夫人留了几分颜面,若是直接把红姨娘送出府,太夫人立时便是萧府的笑话了。

????萧三夫人想来懂的见好就收的道理,今日她已是让太夫人吃了大亏,更何况,一个姨娘她想如何拿捏便如何拿捏,又何苦在眼下与老太爷挣个高低呢!

????当下就应了一声,萧三夫人笑道:“父亲说的是,儿媳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一会便唤大夫来给红姨娘瞧瞧,如此,儿媳就先带小九回去了。”说完,萧三夫人微扬着头,略带讽色的眸子轻飘飘的撇了神色僵硬的太夫人一眼,牵着萧嬛,带着一众丫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东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