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34第33章

凤子君 Ctrl+D 收藏本站

????酉时中刻,主院还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萧嬛的心倒是放了下来,在她看来,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流苏见萧嬛心情好了许多,便张罗起了晚膳,膳食刚刚上桌,陈氏就挑了帘子进来,秀美的面容带着忧色。

????萧嬛不着痕迹的蹙了下长眉,闹不明白陈氏在种时刻不守在燕姨娘的院子,怎么跑到她这里来了,如此想着,萧嬛却是起身迎了上去,口中道:“嫂嫂可是用了晚膳?若是不曾就在我这里将就一口。”说着,萧嬛便命人置上了碗筷。

????陈氏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吃饭,握住萧嬛的手,轻蹙眉宇,低声道:“九妹妹,母亲那里还没有消息,我着实是有些担心,咱们是不是派人去打探一下消息?”

????萧嬛露出安抚性的笑容,拍了拍陈氏的手,素手微微一抬,让流苏上了热茶,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道:“嫂嫂放心便是,母亲那里出不了岔子,倒是燕姨娘的事情可都安排妥当了?”

????陈氏点着头:“妹妹放心便是,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说来,燕姨娘这事委实是太过突然了,让人措手不及,若不是妹妹提醒,我只怕会忙中出错,让旁人钻了空子。”

????萧嬛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嫂嫂处事一向沉稳,我不过是过于忧心罢了,倒是嫂嫂不怪我多嘴才好。”

????“怎么会,我对妹妹只有感激的份,哪里会谈得上怪罪。”陈氏摇着头,轻声说道。

????萧嬛弯唇一笑,不在言语,秉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安安静静的用了晚膳,席间,陈氏一度欲言又止的看向萧嬛,却在她笑盈盈的眼眸中把话咽了下去,直到用过晚膳,萧嬛端茶送客,陈氏也没有在提及派人去主院打探消失的事情。

????“终究是沉不住气啊!当年五姐姐的话真是没有说错。”萧嬛轻声一叹,端着盖碗轻觅着茶水面上的沫渍。

????七弦微勾着嘴角,手中打着缎面的扇子,笑着道:“二奶奶嫁进来不过三年,又没在府里住上多久就随着去任上了,哪里懂的这里面的水深。”

????萧嬛挑眸看向七弦,轻笑起来:“到底是康敬侯府出来的,说起话来总归是向着旧主。”这话,说的轻飘飘的,却颇为耐人寻味。

????七弦一惊,忙跪了下来,轻声道:“奴婢多嘴了,奴婢心里只认主子,断断没有旁人。”

????萧嬛却是一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瞧把你吓得,这也没有什么,你老子娘原是康敬侯府出来的,你耳濡目染下自是心里也有了康敬侯府。”

????“小姐?”七弦惶然的抬眸看向萧嬛。

????“起来吧!不过是句玩笑话,当不得真。”萧嬛薄唇轻抿,笑了起来,娇艳如花。

????流苏见七弦还傻傻的跪在那里,伸手把她扶了起来,心里一叹,口中却道:“小姐,时辰不早了,主院那边还未传来消息,奴婢总觉得有些不安。”流苏一边说着,一边把七弦挡在了身后,不着痕迹的冲着她摆了下手。

????萧嬛把流苏的小动作看在眼中,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把手中的茶盏轻缓的撂下,轻声道:“不必,眼下比的便是谁能沉得住气,母亲那里既是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那么便是好事,我若是贸贸然然的去打探,怕是要坏了事情。”说完,萧嬛忽而长眉一挑,问道:“原在燕姨娘身边伺候的丫鬟眼下可都看管起来了?”话语间很有几分厉色在其中

????流苏愣了一下,忙回道:“二奶奶身边的宝笙与红笺一直守在那边。”

????萧嬛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声,抬手揉了揉额角,流苏见状,忙上前询问道:“小姐可是头疼?要不要寻大夫来瞧瞧?”

????“不必了,不过是乏了,我眯一会儿,若母亲那边来人你在叫我,另外派人盯着点嫂嫂那里,别让她轻举妄动。”萧嬛淡声说着,语声微弱,之后就卧在美人塌上闭上了眼睛。

????流苏见萧嬛闭目养神,又想起她刚刚揉额角的举动,便乖觉换了熏香,取出了黄春菊的香片,重新点燃,之后轻轻的打了个手势,让七弦随着她一同出去,只留下漓纺与静蘅在屋内伺候。

????出了屋子,流苏拉着七弦去了拱门外的壁脚处,见四下无人,这才开口劝道:“你在小姐身边伺候也不少年头了,该说什么话不清楚不曾?二奶奶行事有时候是没有章法,不得夫人喜爱,小姐是夫人的女儿,自是与夫人想法相同,虽说面上不显,可心里未曾不觉得二奶奶为人拙笨,不够通透,小姐刚刚说那番话,已是有些恼了二奶奶这个时候不守在燕姨娘那边,跑到钟灵阁来打探消息,偏生你还为二奶奶说话。”流苏说着,不免伸手一点七弦的额间,颇有些恼她不争的意思。

????七弦咬着下唇,也有些委屈,微红了眼睛,轻声道:“我哪里想到那些,不过是觉得二奶奶在府里没待过几日,难免拎不清,更何况,往日里小姐也没少在夫人面前为二奶奶说话。”

????流苏摇了摇头,叹声道:“平日里那么聪慧,偏生在这个时候糊涂,小姐在夫人面前为二奶奶说话是不想三房闹得不合,可咱们小姐是什么性子,最是聪慧伶俐不过了,素来都瞧不得愚笨的人,二奶奶那么个性子,小姐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喜欢,更何况……”流苏话语一顿,压低了声音:“当年五小姐就是瞧不上二奶奶,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觉得二奶奶为人愚笨,不堪为三房的嫡媳,可那时候没有办法,夫人不想二少爷的婚事被老太爷插手,这才聘了二奶奶进门,今日小姐说五小姐的话没有错,就是认同了五小姐的意思,你还为二奶奶说话,打的岂不是五小姐的脸,好在小姐今日没有恼,念得旧情,若是换了旁人,撵出去还是轻的。”

????“我瞧着二奶奶为人很是周到,对咱们小姐也好,有什么好东西都可这小姐先挑,这样的嫂嫂,小姐还有什么可不满的呢!”七弦在是伶俐,也是不明白主子的想法。

????流苏又一叹:“你懂什么,真真是在外面待得时间多了,弯弯道道都不晓得了,二奶奶对小姐好为的是什么?是小姐在夫人与二少爷心中的地位,但凡她敢怠慢了小姐,夫人会绕了她?小姐不是二奶奶不满,是不喜她的拙笨,在小姐眼中,她要的是能撑起三房门面的嫂子,而不是一味只会讨好她的人,真要说起来,咱们小姐又何曾为难过二奶奶,平日里二奶奶说了不讨喜的话,哪一次不是小姐在夫人面前为她圆了过去。”

????“那你说今日我说错了话,小姐会不会真恼了我?”七弦担心的问道,她对小姐绝对是没有二心的。

????“若是真恼了你就不会这么简单的过去了,咱们小姐是什么性子,从来说风就是雨,可不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主,你放心便是了,只是,日后在说什么话可得过过心才是,钟灵阁里露字头的丫鬟可等着咱们出错好取而代之呢!”流苏轻声说着,拍了拍七弦的手。

????七弦用力的点着头,她晓得小姐素来最为器重流苏,而流苏对于小姐的心性也是不说摸透八分,至少也是有五分的,若不然,小姐也不会什么事情都喜欢交由流苏去做。

????“哎!你们小姐妹再这说什么悄悄话呢?”萧三夫人房里的大丫鬟掬惠离远就笑着嚷道,待走近了,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重:“不在九小姐身边伺候着,怎么跑出来偷懒了?可小心九小姐打你们板子。”

????“这不是掬惠姐姐嘛!怎么得空来钟灵阁了?”流苏含笑问道。

????掬惠微微一笑,明显的心情极好的回道:“夫人派我过来问问九小姐可用了晚膳?”说着,掬惠就拉着流苏的走朝里面走去。

????流苏心里明白,三房在这件事上怕是占了上风,若不然,掬惠也不会满脸的得意都掩饰不住。

????“小姐已用过了晚膳,只是一直担心夫人那边,今儿一整日都坐立难安的,刚刚才在我的劝说下假寐片刻,眼下也不知道小姐可是醒了过来,劳烦姐姐稍等一下,我让七弦进去看看。”

????“既九小姐已是休息了,就别扰了小姐的安生,夫人只是叫我来瞧瞧,顺便传句话,夫人说她那里一切安好,让九小姐放心便是,明儿也莫要早起了,今儿一整日都担惊受怕的,好生休息好了,在去夫人那里一趟。”掬惠摆着手,轻笑而道,之后在屋外身子一屈,福了一礼:“我就不进屋去了,在这给九小姐请个安,你们忙着吧!”说完,掬惠又与流苏闲话了几句,这才离开了钟灵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