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43第42章

凤子君 Ctrl+D 收藏本站

????自打出了这场闹剧后,六房一时倒是安生了不少,连着八姑娘萧妡亦是甚少出门,更不用说来钟灵阁捻酸吃醋,直到五房出嫁的七姑娘萧奾传来了喜讯,萧府这才如解禁一般,有了欢笑声。

????说起这七姑娘萧奾,府里的上下不无不赞者,便是性子一向刻薄的萧太夫人对这个孙女也颇有几分疼爱之心,下人提起这位七小姐也是赞上又赞,都说她性子恬静温雅,待人也是极和气的,说起话来细声细气,是再好不过的一位主子了,可就这么一个人,偏生子嗣福薄,自四年前出嫁后肚子就没有过消息,如今好不容有了身子,倒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对于这一喜讯,莫说是萧五夫人便是与其几位夫人也很为萧奾高兴,当即就命人收拾了燕窝、 灵芝一类补品,又从私库里取了喻意极好的玉器一并送到了五房,让萧五夫人带去武平侯府。

????萧五夫人想着旁人出嫁女儿怀了身孕,娘家免不得要去上几个姐妹热闹热闹,可她只有这么一个嫡出的女儿,至于那些庶出的,萧五夫人想都不曾想过,生怕在闹出当年那样的丑事,思来想去,只能与三嫂和六弟妹知会一声,带了萧妡与萧嬛同往。

????萧五夫人去时已是下午,又听武平侯府的下人说出嫁的姑奶奶们也都回了门,萧五夫人想这是武平侯府对于女儿这一胎的看重,心里不免感到贴慰,却不想进了门险些气了个倒仰,竟瞧见她怀了身子的女儿站在一旁服侍着武平侯夫人用茶,这般便是算了,伺候长辈也是应该的,可连那回门的姑奶奶竟也使唤着女儿,萧五夫人原欢喜的心情瞬间沉了下来。

????“母亲。”萧奾看见萧五夫人便是红了眼睛,难掩激动之色。

????萧五夫人忙扶住萧奾,先是上下打量一番,见她脸色有些憔悴,不免蹙起了眉宇,柔声道:“都怀了身子的人了,也不注意着点,你眼下什么也不用操心,只管养好这一胎,为侯府开枝散叶才是根本。”说完,萧五夫人上前与武平侯夫人见了礼,又回头对身后的萧妡与萧嬛道:“来,见过武平侯夫人。”

????萧妡与萧嬛上前对着武平侯夫人敛衽行礼,嘴角含着浅笑,姿态悠然,一派大家之气。

????武平侯夫人见了萧五夫人不见多少热情,只是不冷不淡的应酬着,倒是对她带来的萧妡与萧嬛颇感兴趣,细细的打量一番后,武平侯夫人笑了起来,指着萧嬛道:“这就是府里的九小姐吧!出落的颜色真好,咱家奾娘在她面前可真真是见不得人了,前个听说定了亲事,皇上金口玉言的天作之合,我原还想着让奾娘回去道喜了,谁晓得又碰上奾娘有喜,一时倒是耽搁了下来。”

????萧嬛抿出二个梨涡,笑吟吟的道:“夫人客气了不是,七姐姐有喜乃是大事,又岂能劳累到她,到时候莫说是我自己过意不去,便是母亲也是要说的,夫人怕是不晓得,七姐姐素来是极受我几位伯母婶婶的疼爱的,出门前还嘱咐我跟七姐姐说来着,有什么想吃的,要用的只管打发人回来说,委屈了哪个也莫要委屈了自己。”

????萧嬛话音刚落,萧妡便接口道:“可不是嘛!七姐姐性子柔顺,最是得家里长辈喜爱了,出阁前几位伯母婶婶就担心七姐姐日后受了欺负也不敢回来说,如今瞧着,除了脸色憔悴了些,倒也无碍。”萧妡此时与萧嬛枪口一致对外,秉持了萧家女的一贯宗旨,私下如何斗且不论,出门在外,必是要团结一致。

????武平侯夫人嘴角勾了勾,冲萧五夫人道:“贵府的女儿真真是伶俐,难怪一个为了女儿千挑百选,一个惹得锦瑞王妃亲自上门提亲。”

????萧五夫人一听这话秀眉即蹙了起来,刚要说话,就见萧嬛不着痕迹的碰了下她的手,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萧五夫人素知萧嬛是个有主意的,便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萧嬛嘴角轻扬,浓密如羽扇的睫毛掩去眼底的冷笑,姿态优雅的端起手旁的茶盏,小小的呷了一口,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笑道:“夫人谬赞了,说来五姐姐……哦,应该是贵妃娘娘还曾说过我跟八姐姐口齿伶俐,许是随了她去呢!”

????武平侯夫人一愣,挑眸看向萧嬛,只见那明艳不可方物的眉眼虽是含笑,可自有一股子凛冽的气势在其中,当下也不敢在小瞧了她去,只笑了一声,说话倒也不在绵里藏针,可显然心气也是不顺,冲一旁站着的萧奾用极淡声的吩咐道:“你也不用在这陪我们了,你母亲与妹妹难得过府来,你带着她们回你院子里好生说会话吧!”

????萧奾轻应一声,朝武平侯夫人屈身一福,又与回门的三位姑奶奶招呼一声,这才带着萧五夫人与萧妡、萧嬛回了院子。

????回了自己的院子,萧奾情绪也放松下来,红着眼眶瞧着萧五夫人,扑进她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满腹的委屈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好孩子,莫哭,你眼下可还怀着身孕呢!有什么委屈只管说出来,母亲与你做主。”萧五夫人只想到武平侯夫人那副做派就恨得牙痒痒的,当初若不是老太爷应了这门亲事,她如何也不会同意把女儿嫁进武平侯府。

????萧奾摇了摇头,从萧五夫人怀中起身,拿起帕子擦着脸上的泪痕,语气仍带哽咽的说道:“母亲,我没事,只是许久不曾见你了,一时激动。”说着,萧奾冲萧妡与萧嬛抿出歉意的笑容,轻声道:“让八妹妹与九妹妹见笑了,前得知九妹妹有了可心的亲事,本想着回府为九妹妹道贺,奈何一时抽不开身,还望九妹妹见谅。”

????萧嬛轻摇着头,笑盈盈的说道:“七姐姐可是与我生分了不成。”话是如此说,可萧嬛心里却是明了,萧奾回不得萧府不过是因为武平侯夫人辖制罢了,这武平侯夫人在京中可是出了名的刻薄尖酸,她那七姐夫更是薄情之人,整日里寻花问柳,哪里又把七姐姐看在眼中,说他一声宠妾灭妻已是轻的。

????萧奾露出温婉柔和的笑容:“自从知晓你订了亲事,我还想着三伯母得把你束在家中绣制喜服呢!若要见你怕是要等到来年及笄后,没成想九妹妹不禁念叨,今日就得见了你的面。”

????萧妡一听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娇声道:“七姐姐可是打趣九妹妹不成,她那手艺哪里见得了人,若是那喜服由她绣制,怕是来年也完不成一个袖摆,咱们三伯母呀!必然是要等喜服绣制收尾的时候由九妹妹补上二针,以示这喜服出自她的手笔。”

????萧嬛倒也不觉得羞愧,术业有专攻嘛!她虽是女红拿不出手,可旁的才艺倒也算是上得了台面,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萧嬛撅起了红润的小嘴:“七姐姐素来是知晓我的,若是骑马射箭我还拿得出手,可拿起那绣花针却是得要了我的命去。”

????“你是天生富贵命,哪里用得着动一针一线的,依着三伯母疼你的性子,必然是要连绣娘都为你预备妥当的。”萧奾轻笑一声,虽是打趣之语,却眼含羡慕之色,萧家姐妹中,唯有这个九妹妹活的最是舒坦自在,从未受过半分的委屈。

????萧嬛弯起了嘴角,倒也没有否认,她自小就不耐烦学那些描花刺绣,在扎过几回手指头后,母亲就免了她学女红,说来惭愧,她二辈子加起来绣制的荷包怕是五个手指头都数得出来。

????萧五夫人瞧着萧嬛姐妹说的高兴,脸上也带了笑意,不经意的扫过萧奾房内的丫鬟,萧五夫人微蹙起了长眉,倒是想起了一个人,便张口问道:“桃柳如今可还听话?”

????萧奾脸色一暗,却强牵起了笑容:“很是听话,母亲放心便是。”

????瞧着萧奾的脸色与神情,莫说是萧五夫人不信,便是萧妡与萧嬛亦是如此。

????萧妡秀眉一挑,可顾不得什么,只冲萧奾身旁一脸欲言又止的桃枝问道:“那蹄子可是又猖狂了?”

????桃枝终是憋不住心里的话,眼眶一下红了,跪倒在萧五夫人身前,泣声道:“还请夫人给大奶奶做主,桃柳初时被收了房对奶奶还算是敬重,可自打生下了庶长子后越发的没了规矩,仗着大爷宠爱,也渐渐不把奶奶放在眼里,平日里便是连请安也不来了,更是时不时的还与大爷告状,说奶奶苛待了她,可怜奶奶心软,大爷又一味偏颇,竟信了桃柳的话,与奶奶也生了嫌隙。”

????“当日我便是说过,收房归收房,可万万不能让她产下子嗣,偏生你心软,听不进去我的话,如今,便是连后悔药也没得吃了。”萧五夫人恼怒的看着萧奾,她竟不知道一个贱婢如今也敢骑在她女儿的头上。

????“五婶婶的话说的没错,七姐姐你委实心软了些,早先就该一碗汤药灌了下去,彻底绝了她的念想。”萧嬛微蹙秀眉,沉声说道,心里也是暗恼,那桃柳可是萧家的家生子,若不是真有了倚仗又怎敢如此行事。

????“我……我当初瞧她也是个好的,没成想……后来她又有了身孕,大爷又护得紧,我又能如何。”萧奾咬了咬下唇,也是悔不当初,若是当初她心狠一些,也不会让一个姨娘打了脸面。

????“你既瞧出她不是个好的,更该一碗汤药灌了下去,即便有了身孕又能如何,不过是一个贱婢罢了,你若心软去母留子谁又能说出什么。”萧嬛厉声说道,眸光一沉,冲桃枝道:“你去把桃柳叫来,我倒是要瞧瞧武平侯府的姨娘如何的猖狂。”

????桃枝听了萧嬛的话,不由看向萧五夫人,见她点头后,舒出了一口长气,终是有人要为大奶奶做主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同学没有走成,又是一顿喝,高了,我也迷迷糊糊,想着眯一会,结果一觉睡到早上,先更新二章,晚上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