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0章

凤子君 Ctrl+D 收藏本站

????徐皇后无子,自然是不用估计顾家的颜面,故而,口中的一番话可谓丝毫没有给顾婉柔留一分的情面,只斥责的顾婉柔俏脸通红,恨不得掩面而去,心中亦是惊慌不已,不明白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的局面,林王妃不是说渠梁风俗开放,男女私下会面并无大事,更不会授人以话柄吗?怎么如今皇后娘娘会这样的训斥自己?

????“皇后娘娘,依臣妾看,此事怕是有什么误会吧!连臣妾这等出身亦曾耳闻过顾氏女素来恪守礼节,这顾家小姐乃是顾氏一族的嫡女,怎么会作下私会这样的事情呢!”悦常在起身,柔声说道,一番话倒是让在场的不少女眷点了点头。

????徐皇后冷笑一声,直接斥道:“放肆,这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悦常在微微一愣,随即红了眼眶,委屈的看向面无表情的梁炀帝,娇声道:“皇上,臣妾也是怕污了顾家小姐与东平王世子的名声,若其中真有什么误会,皇后娘娘这般不留情面的斥责于顾家小姐,岂不是生生要了她的命吗?”

????梁炀帝并不言语,只沉默了半响,见徐皇后面色阴沉,目光递到了丽贵妃的身上,丽贵妃薄唇略勾,带了一抹浅淡的微笑,起身道:“皇上,皇后娘娘与悦常在二人的话皆有道理,顾小姐与臣妾嫡妹本有姻亲,今儿臣妾就托大一回,恳请皇上还顾家小姐一个清白,请那宫人觐见,是非曲直想来便能明了。”

????“宣。”梁炀帝亦觉得丽贵妃的话有些道理,顾家的颜面他总要给上三分,况且,楚煜于这件事上又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他总是弄个明白,想到这里,梁炀帝眼底闪过一抹森然的冷厉。

????片刻后,一个穿着青色袄裙的宫人就被压了进来,那宫人模样至多能算清秀,五官无一出色之处,身段更是平平,只是众多宫人中最不起眼的一眼,让人看过一眼便会忘记。

????梁炀帝眯着眼睛打量了那抖着宫人的许久,淡淡的开了口:“朕问你,你是在何处当值?当时又看见了吗?”

????那宫人俯身低头,喏喏的回道:“回……回……皇……皇上…的…话,奴婢,奴婢……”

????徐皇后蹙起了眉头,冷声道:“利落的回话,此事与你无甚干系,只管把你看见的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便是。”

????“是。”宫人轻应一声,深呼了一口气,说道:“回皇上的话,奴婢是毓秀殿外打扫的宫人,平日里也负责喂养落英湖里的金鲤,每日这个时辰,奴婢便会去落英湖,却不想在湖边瞧见了世子爷与这位小姐,而这位小姐当时正……正与世子爷抱在了一处,奴才惊讶之下就叫出了声来,不想惊动了黄侍卫长。”

????“一派胡言乱语。”楚煜自进殿请安后第一次发出了声音,他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宫人,目光冰冷如寒剑,之后面向梁炀帝,躬身沉声道:“皇上,臣绝没有与顾家小姐私会,也万万不敢污了顾家小姐的清名,因刚刚上菜时有一宫人不小心酒水洒在了臣的身上,臣就随着那宫人去毓秀殿后厢房换装,之后回来意外的遇见了顾小姐,因与顾小姐有过几面之缘,便互相问候了几句,不想让这宫人瞧见了,竟说出如此的污言秽语来。”

????“那顾小姐为何会衣衫不整?”丽贵妃疑惑的开口问道,眉头紧蹙,瞧在外人的眼中,到似她因为妹妹而担心顾小姐的清名一般。

????“这……”楚煜语顿,不知该如何回答,若是按照事实来回,却是会污了顾婉柔的名声。

????徐皇后挑起了眉梢,看向了眼底含着泪珠的顾婉柔,冷声道:“顾婉柔,本宫问你,东平王世子刚刚说的可是实话?如若属实,那么你为何会衣衫不整?难不成与你私会的不是东平王世子,而是另有其人不成?”

????如此污名,谁人肯受,顾婉柔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徐皇后,泣声道:“臣女绝没有与旁人私会。”

????“没有旁人,那这人想来还是东平王世子了。”有一宫妃淡淡的开了口,她与西宁王乃是表兄妹关系,自是乐的看他的老对头东平王府的笑话。

????“臣女不敢。”顾婉柔俯下了身子,此时心思却是沉静了下来,明白不管如何,今日她的名声是毁了,日后也难寻良人,唯有……唯有说的模凌两可,引人误会,顺势成全了自己的心愿,想到这里,顾婉柔娇美的容颜微微一抬,含情的眸子悄悄的看向了东平王世子楚煜。

????楚煜心中震怒,万万不成想顾婉柔会做此姿态,只恨不得大声斥责于她,免得让人猜忌,然,眼下这种情景,他却只能沉默以对。

????大殿一时默然,好半响,梁炀帝不含任何情绪的开了口:“顾氏女,朕问你,倘若楚煜纳你为侧妃你可愿意?”

????“臣女,臣女……。”顾婉柔轻咬下唇,羞红了脸颊,却显而易见的是一副愿意的模样。

????梁炀帝不明意味的笑了一下,又问向楚煜:“楚煜,你可愿纳顾氏女为侧妃?”

????梁炀帝话一出口,楚煜从未这般恨过一个女人,纳与不纳,纳,他相信梁炀帝绝不愿见东平王府与顾氏联姻,必然会有后招,不纳,当着皇亲国戚,文武百官,朝廷命妇的面至极打了顾氏的脸面,事后顾氏一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到底谁算计了他?他决计不会相信这事是一个意外。

????楚煜眉头深锁,最后只答:“臣一切都听皇上的意思。”

????梁炀帝挑起了眉梢,眼底闪过一抹精光,突然看向朝臣中央,扬声问道:“顾氏一族可有他人在此。”

????大殿再次沉默,无人以答,倒是丽贵妃想了一会,出言道:“皇上,臣妾听小九说,这一次顾小姐是随她堂兄顾奕进京的。”

????“那就宣顾奕觐见”

????顾奕在来宫里的路上已从侍卫的口中明了事情的因果,是以在心中已做出了决定,再当梁炀帝问他可愿做主把顾婉柔许给楚煜,合二姓之好时,顾奕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似乎丝毫不怕梁炀帝因为猜忌顾氏一族。

????梁炀帝大笑,可眼底却无半分笑意,只草草赐婚于楚煜与顾婉柔。

????楚煜不甘的谢了恩,他虽贪恋顾氏一族的兵权,可却也明白自己羽翼未丰,顾氏一族并不会因自己娶了顾婉柔而改变任何的态度,与顾氏联姻于他在眼下这个境况并不是一件好事,甚至是祸,尤其是顾奕所表明的姿态,皇上绝不会相信这一次所谓的私会事件不是由他所策划,到底是谁算计了他?西宁王府还是锦瑞王府?

????目光不经意的从二王身上掠过,隐晦的目光在顾婉柔重新坐回林王妃身边后掠过一抹冷凝,锦瑞王,至皇上无子后,锦瑞王一直循规蹈矩,种种表现更似对皇位无意,如今看来,这一切只怕是他迷惑人的手段,好一个锦瑞王,他楚煜今日记下了。

????锦瑞王端着一张沉容坐在男宾首位,敏感的注意到了楚熠的目光,眼底微微一沉,不落痕迹的把目光递到了对面与丽贵妃同坐一处的萧嬛身上。

????萧嬛对上锦瑞王的目光,免不得弯唇一笑,轻轻颔首,萧嬛知晓锦瑞王并不是如旁人多见一般退出了朝堂,他可是赫赫有名的锦瑞王啊!曾经叱咤战场,先皇最喜欢的儿子,若不是在战场中伤了腿脚,今朝坐镇朝堂的只怕不会是当今圣上,而被皇上如此戒备的他,能安然至今,又怎会不是一个聪明人,老虎酣睡,可不代表它已是病猫。

????锦瑞王眉头一锁,却是眯起了眼睛,今儿这一出,他绝不相信会是个意外,这般手笔,虽说不算上层,却也称得上巧妙,能在宫中如此布局的除了丽贵妃又会是哪个,只是不晓得他这五儿媳又在其中担任了怎样的角色,这一计,委实把楚煜置于进退俩难之地,退,东平王府谋划至今怎会甘心,进,如今羽翼未满太过冒进,无声一笑,锦瑞王暗自想,如果是他处于这样的进退俩难之地,最终怕也会选择孤注一掷,或者,他这五儿媳就在等东平王府孤注一掷,楚熠啊楚熠,你这媳妇可把锦瑞王府也算计进去了,如若东平王府孤注一掷,锦瑞王府又怎能袖手旁观,罢了,罢了,他这一生欠顾氏良多,如今就当全了夫妻与父子之情吧!